学者风采

“先生,你们要些什么?”服务员挂着职业姓的微笑,走到那群青年的身旁,问道。
   此时知县门前一片冷清,莫说是喊冤告状的,就连行人都是极为少见,一名书生打扮的人坐在县衙一侧,上面放着笔墨,应该是专门替人写状纸,此时嘴里不停打着哈欠。 [查看更多]